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顾问 » 李迅协会顾问 »
个人简介

李迅:中国城市“低碳”泡沫化 仅1/5是“真低碳”

李迅,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教授级高级城市规划师,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中国杭州世界屋顶绿化大会主席。

1995年被建设部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学技术管理专家,2004年被人事部等七部委批准入选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接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参与和介入的城市规划设计和研究项目百余项。其中主持完成的有近20项,指导完成的有数十项,作为主要成员参加的有20多项。其参加项目先后5次获得建设部优秀设计奖、1次华夏建设科技奖(建设部部级)。

主要学术研究:研究领域和方向涉及区域规划、城市发展战略、城市总体规划、小城镇规划、城市地下空间规划、开发区规划、城市可持续发展等。

主要事迹:

凤凰网城市:目前在全国城市的规划、建设的各方面都已经兴起了“低碳城市”、“生态城市”的说法,各行各业不断涌现出打着低碳标签的事物。好像突然之间就兴起了一个低碳的风潮。西方不少国家已经有了建设低碳城市的尝试,学界也去关注他们这种发展,这个模式到中国来,会不会出现一些反复的问题?

李迅:这个低碳我想可以有几个概念,一个可以用绝对值的概念来表示低碳高碳,低碳一定要量化,跟生态不一样,生态可以说循环,链式发展,低碳一定是可以用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一年单位时间里面,一个人排了多少碳来进行量化。到城市里面就不一样了,比如说上海,上海现在一年多少,上海市民一年排10吨,相对北京要高了,北京大概一年排8吨,北京的8吨二氧化碳主要是小汽车太多了,北京人就特别喜欢车,上海主要是产业密集。

什么是高碳什么是低碳对城市而言,可以用相对的概念标准来衡量。就是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排放了多少碳,就是所谓的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可以作为一个衡量值,看同样创造一美元或者一元人民币价值GDP的时候,排碳量是多少。另一个,低碳的概念可以用一个过程来表明,就是如果北京现在是8吨,继续发展,如果可以达到6吨,或者达到世界平均水平4吨了,我们就认为这个过程是一个低碳的过程。

再具体讲低碳、生态、绿色来形容城市,我个人认为大概是这么几个意思,第一强调生物的多样性,就是地球上城市里的人、东西、物种等等,大家是共生的关系。第二个我想生物学的基本的原理就是强调循环发展的规律,或者我们称之为链性发展。我们过去工业革命发展是线性发展,资源变成垃圾,从摇篮到坟墓了。循环发展强调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下垃圾又能变废为宝了。到目前为止还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城市真正可以自称我就是生态城市,只是朝着生态城市方向在做,瑞典的马尔默、德国的弗莱堡,追求生态城市这个目标,做了比较多的工作。

凤凰网城市:现在全国600多个城市里头,大概将近200个城市都在提建设低碳和生态城市的目标,有一些走在前面的已经做出了一些现实的项目,甚至提出了一些类似于标准体系的东西。从你现在眼前所有看到的这些实践来讲,觉得总体来讲这个低碳的真实程度有多高?不是说存心的伪低碳,因为这其中涉及到很多原因,可能有技术上的探讨不清带来的误导,也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背景下催生出来的项目。但总体来说,伪低碳的项目在现实中有多大?

李迅:我不敢说是伪低碳有多大,但我可以说,真正按低碳生态的理念在进行的,可能大概五分之一。排放的污染物也是这个数字,城市近80%,总体上。温室气体的排放当中,城市贡献了75%。

凤凰网城市:造成目前这么多伪低碳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李迅:我觉得是目前这件事情还没弄清楚。学界没有弄清楚,民众也没有弄清楚,大家都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现在连低碳究竟是不是人类活动造成的都还在争论,这个问题都没有解决。按经济学的理论说,你不用着急,当任何一种资源的濒临枯竭的时候,它的成本会高的,它的价格会高的,肯定有新的替代品出现了。所以按这个逻辑来说,你不用去担心资源会用完,石油价格涨到一定程度人就不会用它了。

 


© 2012 中国景观协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66385号 全国服务热线:400-0909-936
未经中国景观协会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和复制本站的任何信息一经发现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中国景观协会
中国景观协会
中国景观协会